•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明星校园 » 白帝学院4


    白帝之天使坠落 第04章 暑假的日常生活苁蓉所在的女生宿舍,管理员是一个胖大妈。胖大妈对学生很宽容,碰到“恋奸情热”跑来找女朋友的男生,基本不会刁难,直接放行。所以女生宿舍裏偶尔看到有男生出现,女同胞们最多会心一笑:“这又是谁的那一半跑来幽会了”绝不会大惊小怪,觉得异常。事实上,女生们对胖大妈的行为举双手赞成——读大学的,谁沒个男朋友啊!可是,又有谁知道,塞给胖大妈几张¥之后,刘杰的手裏,就有了胖大妈配给他的全套宿舍钥匙。刘杰可以不走正门,直接从平时锁闭的消防门进入安全走廊。而苁蓉所在的宿舍,经过调整“恰好”位于安全走廊的对面。对于同一个寝室的苁蓉和孙婷婷两个女孩而言,这是噩梦。不止一次,刘杰通过平时无人的安全走廊躲开宿舍楼其他人的视缐,进入两个女孩的私人小天地,将原本应该是放松的、安全的栖息港湾变成不堪入目的淫窟。又有多少次,两个女孩小屄又或是屁眼被刘杰等人操的汁水淋漓,却不得不装出什么都沒发生的样子,隔着宿舍房门告诉同学先去上课……甚至更过分的是,刘杰为了培养两个女孩的性奴习惯,把女孩们温馨可爱的房间布置成为每一个角落都透着淫乱的地狱。墙壁上贴满了女孩们的裸体照片,床边尤其着重的贴着两个女孩各个角度挨操的高清照片。躺在床上的时候,不论从哪一个角度,都能看到自己被不同鸡巴撑开的小屄和屁眼。写字台边的椅子上,固定着两根仿真鸡巴,女孩们想坐在写字台边学习,首先就要把鸡巴对准小穴和屁眼坐下去,这样坐在鸡巴上学习……就算到了暑假,女孩们也无法从淫乱的地狱中逃脱。*********************暑假期间,宿舍楼的学生大多都回家了,楼道裏空空荡荡的。于是刘杰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妈,暑假我在学校打工,就不回去了……嗯……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啊……沒事……”白帝学园的学生偶像,校花榜第一名的超级美少女苁蓉从窗帘后面探出头和肩膀,趴在宿舍的窗户口和母亲打着电话。窗户的窗帘拉着,看不到窗户裏的景色。盡管如此,趴在窗台上的女孩仍旧是让人感到眼睛一亮的美丽风景。几乎每个路过宿舍楼的路人都禁不住抬头多看几眼美女。现在正是太阳最毒的日子。七八点锺,初升的太阳将窗户朝东的寝室晃得一片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几乎所有有人的寝室都拉上了窗帘,躲避刺眼的阳光。房间裏手机信号弱,想打电话最好开窗探出身子打。所以,苁蓉拉着窗帘,探出身子打电话,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忽略她打电话的时候出现的不正常的呻吟的话。“什么……听到‘啪啪’的响声哦,是楼下在拍棉絮呢……今天太阳大,她们晒行李。”在窗帘后面,女孩的下半身赤裸着,双腿分开。刘杰在女孩的屁股后面,用他粗大的肉棒在女孩私密的微肿的阴唇间不停抽动,每一次抽出,都会带出一篷白腻的泡沫。刘杰的小腹撞击着女孩的屁股,发出响亮的“啪啪”声,连手机另一边都隐约可闻。苁蓉的阴阜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沒有剃毛了,三角地带长出一层柔嫩乌黑的茸毛。在刘杰的抽插下,黑色的茸毛上挂满了白浊的泡沫,淫乱诱人。难得赵晴空不在,刘杰打定主意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调教苁蓉,争取在赵晴空回国之前让苁蓉对自己的鸡巴产生依赖。苁蓉努力抑制着冲到喉间的叫床呻吟,唯恐电话另一端,关心着自己的母亲听到她的淫乱。好不容易撑到妈妈挂掉电话,才让充满了淫欲的喘息流出嘴唇。用手肘撑在窗台上,将臻首埋进臂弯,苁蓉紧攥着手机,急促的喘息着。窗帘后赤裸的下体颤抖着,分开双腿,用如雪粉臀迎合着刘杰粗大肉棒的撞击。楼下,一个异常娇小的女孩提着早餐向女生宿舍楼走来。刚刚到一米五的身高,犹如芭比娃娃般精致可爱的小脸,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揉两把的可爱包子髻,配上件史努比狗狗的卡通半袖衫和露出小半截雪白大腿的短裙,让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禁不住为之惊叹:好一只可爱的小萝莉!可事实上,这个说是初一小女生都有人信的小萝莉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二学生,白帝学园的校花级美女之一,“无垢天使”孙婷婷。曾经有人把孙婷婷的相片发到网上,那稚嫩的童颜、无邪的笑容征服了一大票怪蜀黍。甚至有好事者称照片上的女孩是他见过的最可爱的小萝莉。然而此时此刻,童颜的女孩却皱眉撅着小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副小孩子学大人发愁的表情萌的一塌煳涂,让路过的学生们有冲过去好好疼爱一番的冲动。随着孙婷婷的走动,沿途响起清脆的铃铛响声。女孩的脚上,挂着一串脚链铃铛,乍听上去,铃铛响声似乎是脚链的铃铛发出来的,可如果贴近去听,就会发现,铃声不仅来自她脚上的脚链铃铛,竟然还有一部分声音是来自童颜女孩的短裙内。微风拂过,将孙婷婷的后臀部位的短裙托起了一角,露出裏面白嫩诱人的雪臀。两片浑圆雪白的小屁股之间,艳绿色的软胶拉珠将萝莉女孩小巧的屁眼撑开一个小小的圆洞,一串铃铛从被撑大的屁眼裏垂下,随着童颜女孩的脚步发出清脆的响声。孙婷婷抬头看着半截身子露在窗帘外面,趴在窗台上仿佛在闭目养神的苁蓉,眼中露出同病相怜的神色,以及她自己也未曾发觉的,和她无邪外表绝不相称的春意。如果仔细打量孙婷婷的上衣,就会发现女孩衣服上卡通狗的胯部,被人用和卡通狗同色的记号笔写上了“母狗孙婷婷”的字样。字迹很淡,又和衣服一样颜色,除非有心去看,否则就算面对面也很难注意到这行字,但是在自己日常的衣服上写着如此淫秽的文字,对萝莉般的女孩而言,却是无言的羞辱。走进寝室所在的四楼,瘦小猥琐的关风早就等在电梯门口,提着一个小袋子,拿着片刻不离身的摄影机在那裏淫笑。将早餐递给关风,孙婷婷精致的小脸露出异样的粉红色。女孩颤抖的解开腰带,在宿舍楼电梯口这个公共场所将自己下身的小巧短裙褪下,露出光熘熘的白嫩小屁股。接着,孙婷婷把自己的光腚对着关风的镜头,一边扭动着赤裸的玉臀,一边将上身的卡通半袖衫脱了下来。沒有乳罩的赤裸乳房几乎看不出起伏的曲缐,如果不看女生才会有的小葡萄般的乳头,甚至看不出这是一个女孩子的上半身。在手持摄影机的男人面前脱光衣服,赤裸着身体的女孩近乎平坦的胸口反而产生出一股“幼女”般的特殊诱惑。接过关风递过来的袋子,孙婷婷从袋内拿出一件小号日本国中女生水手服的上衣,以及一根连着硕大透明肛栓的狗尾巴和写着艳红字迹“骚母狗孙婷婷”的狗用项圈。孙婷婷恨恨的瞪着关风,将“骚母狗孙婷婷”的狗项圈戴到脖子上。这个项圈还是女孩亲手在庞黑养的那条拉布拉多脖子上解下来,在刘杰的命令下,亲笔写上“骚母狗孙婷婷”几个字的,所以对孙婷婷来说,这个狗圈格外的有羞辱感。戴好狗圈,孙婷婷穿上了小号日本国中女生水手服。如果不看女孩赤裸的下半身,不看她脖子上套的狗圈,单看水手服的视觉效果,一定会把孙婷婷当成一个稚气可爱的初中小女孩。在水手服的胸口,別着一张仿照白帝学园学生卡制作的卡片,卡片整体看上去和真正的学生卡并无二致,但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学生卡的姓名部位,填着“母狗孙婷婷”几个字,下一行的学系栏,填着“喜欢挨操的骚货”系,班级则填着“婊子母狗”班。学生卡的照片栏裏,也不是孙婷婷的一寸照片,而是女孩光腚双腿分开蹲在地上,两手握拳在胸口两侧的标准母狗姿势。一根锁链从女孩脖子的狗圈上一直延伸到照片外。下身赤裸,只在上身穿一件日本国中生的水手服上衣。对孙婷婷来说,衣服不但沒有起到遮羞的作用,反而极大的强化了她的羞耻感。“乖婷婷,来,蹲在地上,把你屁眼裏的铃铛拉出来。”举着摄影机的关风用哄小孩般的口气对孙婷婷发出邪淫的命令。瞥了关风手中的摄影机一眼,孙婷婷咬着嘴唇,不甘不愿的像平时大便一样在电梯门口的走廊上蹲了下来,从两腿间伸手到屁股底下,抓住了从屁眼裏垂落的铃铛。看到孙婷婷抓着铃铛迟迟沒有把铃铛从屁眼裏拉出来,关风一面弯腰把摄影机的镜头对准萝莉女孩的屁眼,一面淫笑道:“嘿嘿,小婷婷,虽然四楼已经只剩下你们一间寝室有人,可是五楼还有两三间寝室的人沒走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她们就会下来。不快点把你屁眼裏的铃铛拉出来的话,要小心被楼上的学姐看到我们光屁股的小天使哦!”也许是关风的话起了作用。孙婷婷拉着铃铛的手缓缓开始用力。童颜女孩小巧的屁眼逐渐张大,一粒鲜艳的绿色软胶拉珠从女孩的屁眼裏跳了出来。粉嫩的小屁眼瞬间撑开到最大,等拉珠跳出女孩屁眼,又再次收拢成紧闭的菊蕾,仅馀一条细细的丝缐继续连着绿色拉珠和女孩的屁眼。接着,屁眼再次撑大,第二粒拉珠挤开紧缩的括约肌,从女孩的屁眼裏滑出……摄影机的镜头闪烁着幽光,无情的把童颜女孩小巧屁眼的每一次撑大、收缩都摄进镜头中。随着最后一粒拉珠拉出,童颜女孩的屁眼发出“噗”的一声轻响,好像不甘让软胶拉珠脱离自己的肠道。“啊……”突然放了一个屁,孙婷婷慌忙用手掩住屁眼,只可惜她的举动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淫荡。拿起狗尾肛栓,孙婷婷把硅胶的肛栓用口水润湿,然后将湿漉漉的肛栓对准自己的屁眼,用细若蚊呐般的声音说道:“请屏幕前的大哥哥看小婷婷屁眼被肛栓撑大的淫贱样子……”硕大的透明肛栓连根插进童颜女孩的屁眼裏,白色蓬松的狗尾巴挡住了女孩张开成圆洞的屁眼。孙婷婷把脖子上狗项圈上系的铁链递给关风,然后四肢着地的用嘴叼着刚买来的早餐,向寝室爬去。关风则跟在孙婷婷身后,拍摄着童颜女孩光熘熘的小屁股和插在女孩屁眼裏,因为爬行夹动肛门而不停摇摆的狗尾巴。爬到宿舍门口,孙婷婷无助的偷偷看了关风一眼,认命的用头顶了顶房门,小声犬吠起来:“汪汪……小母狗孙婷婷给主人买吃的回来了,请主人开门……汪汪……”天使般可爱的小女孩光着屁股像母狗一样在自己的宿舍门口汪汪叫着……这极富淫秽意味的场景令关风淫笑起来。听到孙婷婷可爱的小狗叫声,庞黑拉开了寝室的房门。浑身赤裸犹如一座肉山般的庞黑用胯间黝黑丑陋的粗长肉棒抽打着童颜女孩的脸颊,淫笑道:“小母狗,想进屋应该怎么做来着”孙婷婷看着庞黑那条散发着腥臊气味的鸡巴,脸上禁不住露出厌恶的神色。看到孙婷婷抗拒的样子,庞黑用脚趾夹着女孩凸起的粉红乳头,嗤笑道:“怎么小母狗,看来你接受的女犬训练还不够啊,居然忘记了要怎么做。”听到庞黑的话,孙婷婷带着稚气的小脸露出害怕的神色。女孩不情愿的撅高屁股,蠕动屁眼做出摇摆尾巴的动作,同时很可爱的“汪汪”叫着,用脸颊蹭了蹭庞黑粗糙长满了黑毛的脚背,然后张嘴将庞黑的肉棒叼进嘴裏,用舌尖灵巧的在庞黑的龟头上画圈。被孙婷婷熟练的口交技巧刺激得倒吸一口冷气的庞黑打了一个惬意的哆嗦,向门外拿着摄影机的关风露出会心的淫笑。两人驱赶宠物般赶着孙婷婷爬进屋中。寝室裏,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精液气味。一进门,左方的衣柜裏锁着两个女孩的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之外,所有的衣物。正对着门的两张写字台下方,杂乱无章的扔着拉珠、肛塞、电动阳具、手铐脚镣等等五花八门的道具。写字台靠着的墙壁上,贴着大幅高清彩色照片,在苁蓉写字台的墙壁上,是苁蓉被调教的照片,照片中,苁蓉脖子上套着狗链,光着身子四肢着地的被拴在路边的路灯柱上,正翘起一条腿撒尿。而孙婷婷的写字台墙壁上,则是赤身裸体的小女孩屁眼裏塞着狗尾肛栓,跪在男厕所的小便池边,做出用舌头舔小便池的动作的照片。照片中流露出的色情韵味,让两个女孩每次坐到写字台边,都会产生一种浓重的耻辱感。与写字台正对的另一侧,是两个女孩睡觉的床铺,床铺的墙上同样贴着大小不一的照片,都是两个女孩儿和不同男性性交的照片,照片照的很有技术,不但把苁蓉和孙婷婷被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鸡巴撑大的肉穴屁眼照的十分清楚,而且从照片上看,两个女孩都是一副淫荡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被迫的。靠床一侧的窗台边,苁蓉半个身子穿着整齐的探出窗外,在窗帘后的下半身赤裸着,两腿叉开,刘杰用力的将粗大的肉棒在苁蓉的阴道内抽插不停,发出响亮的“啪啪”声。孙婷婷将叼着的早餐放到床脚刘杰的皮鞋边,听着刘杰撞击着苁蓉屁股的“啪啪”声和苁蓉抑制不住的呻吟,脸上流露出害怕和渴望混合在一起的复杂神色。“汪汪……小母狗把早餐买回来了,请主人喂小母狗吃饭……”童颜女孩鼓足勇气,说出让她羞怯不已的淫贱话语。庞黑从床底拖出两个塑料宠物狗碗,把孙婷婷买来的粥倒进狗碗裏,笑道:“老大,你还真有精神,一大早就开始操苁婊子。嘿嘿,歇会儿吧,该喂这两条骚母狗吃饭了。”刘杰的鸡巴狠狠在苁蓉肉穴中捣了几下,“啵”的一声,将阴茎抽了出来。他看着苁蓉胯间肉唇湿淋淋的样子,满意的拍了拍苁蓉的屁股,道:“苁大小姐,一边挨操一边和妈妈说话,是不是很刺激哈哈,好啦,电话也打完了,去吃饭吧!”苁蓉眼神迷离的站起身来。上身穿着衣服,看上去是青春靓丽的大学女生;下身赤裸,少女的阴唇上还挂着拉丝的淫液,像是刚被操过的婊子。上下反差强烈的打扮让苁蓉显得格外淫贱。冷冷的看了光着身子露出一身肥肉的庞黑,苁蓉走到庞黑身边,屈膝跪在地上,双手撑住地面,俯首到庞黑脚边,伸出小香舌舔了舔庞黑的脚趾,背台词似的说道:“贱婊子苁蓉已经让刘杰主人操过了,请庞黑主人让贱婊子吃饭。”听到苁蓉沒有起伏的呆板语调,庞黑不满的把脚往苁蓉嘴裏一塞,要不是苁蓉及时把嘴张开,一定会被庞黑的脚趾把嘴唇戳破。饶是如此,庞黑的四个脚趾也都塞进了苁蓉的小嘴裏,少女小巧的樱唇被肥大的男人臭脚撑大到变形的程度。庞黑把脚塞进苁蓉的嘴裏,慢慢抬高腿,强迫含着庞黑脚趾的苁蓉抬起头来。他看着因为嘴巴被撑大而显得俏丽脸庞有些变形的苁蓉,冷笑道:“哼哼,苁蓉,別还把自己当成赵晴空面前的纯洁女孩,现在你是在接受性奴隶训练,懂吗现在你只是个性奴隶,一条连人都算不上的母狗!如果你再玩这种消极反抗……哼哼,我可是还养了一条拉布拉多大公狗来着,它是公狗,你是母狗,让你们交配一次,你就记住自己的身份了!”庞黑的话把苁蓉吓得身体一颤。虽然现在每天都要被刘杰他们几个人奸淫,可被男人操和被公狗操是两码事。如果庞黑真的强迫她兽交,苁蓉觉得自己一定会崩溃的。在庞黑骇人的威胁下,苁蓉强忍心底的厌恶,用舌头将庞黑的脚趾仔细的挨个舔了一遍,吐出庞黑的脚趾,用额头顶住地板,双手掰开淫水淋漓的肉唇,颤声道:“不,苁婊子只是被刘杰主人的大鸡巴操得太爽了,还沒清醒过来……”指尖触碰着自己的阴毛,口中说出违心的淫乱语言,苁蓉心中不甘,可被掰开的肉唇却蠕动着喷出一股淫香的爱液来。“妈的,苁蓉你真是个骚货,一边挨操一边给你妈妈打电话,居然还这么兴奋!”庞黑用脚趾捅了捅苁蓉掰开的肉唇,示意少女爬过去吃早餐。两个上半身穿着衣服,下半身却光熘熘一丝不挂的少女,四肢着地的趴在床脚,像小母狗一样低下头,用舌头舔着狗食盘裏的稀粥,而在两个女孩的“食盆”旁边,就是庞黑不知道多久沒刷,散发着臭脚丫子味道的髒球鞋,一只球鞋的后跟甚至搭在了苁蓉的“食盆”边沿上,而苁蓉就像沒看到那只髒球鞋似的,一边用舌头一下下舔着狗食盘裏的稀粥,一边有规律的蠕动着自己的屁眼,用刘杰的话来说,就是母狗要经常做屁眼保健操,好让主人随时可以操她。庞黑色迷迷的揪了孙婷婷屁眼裏的狗尾巴一下,对刘杰说道:“老大,今天天气这么热,我们幹脆去市游泳池游泳去吧,在到处都是人的游泳池裏操这两条小母狗,一定很好玩的!”刘杰懒洋洋的用苁蓉的裙子把鸡巴上的淫水擦幹,回答道:“胖子你想去游泳池玩的话,就带着孙婷婷那小骚屄去吧。我今天要带苁蓉去校摄影棚拍电影,剧本都命令肖静写好了……”苁蓉用舌头一口一口的舔着狗食盘裏的米粥,鼻端传来让人窒息的臭脚丫子味。光熘熘的屁股在空调的凉风吹拂下那凉丝丝的快感提醒着苁蓉,她实在用一种多么耻辱的姿势舔米粥喝。光着屁股,四肢着地,闻着髒球鞋的臭脚丫子味儿,用舌头舔狗食盘裏的粥……这根本就是真正的母狗才会做的事情!在母狗般的进食中,苁蓉感到格外的屈辱,以及在屈辱之中,那一份隐藏极深的,身为一条母狗,被主人饲养控制而产生的扭曲满足感。